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时事通讯

大山深处的“90后”

来源:□郑霄 吴治宏 发布时间:2017年08月17日 访问量:726 A+ A A-

现场有这样一群90后

曾经,“献了青春献终生,献了终生献子孙”,是十九冶老一辈建设者的铿锵誓言;如今,在黔北的深山峡谷中,也有这样一群建设者,将青春奉献给火热的施工现场,他们当中活跃着许多年轻的“90后”,为了祖国高速公路的建设事业,这些“娃娃兵”背井离乡、忍受孤寂,把青春和热血融进这片深山密林之中。

我叫郑霄,是他们中的一员,两年工地生活,让我记录下一个个青春的故事。

中国十九冶承建贵州省遵绥高速公路项目二标段共涉及5座桥梁、2个隧道以及3段路基的施工,全长4.6公里,地处遵义市绥阳县和正安县交界处,其中芙蓉江特大桥全长909.6米,主墩高度113米,主跨180米,是全线施工难度最大、工艺最复杂、墩柱最高、跨度最大的关键控制性节点工程。

201511月,项目部成立初期,交通闭塞、人烟稀少,没有水、电,唯一沟通外面世界的是一条窄窄的村道,工地到最近的县城一趟至少要1个小时。集团公司副总工程师张发平带着技术人员翻山越岭,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进行前期勘察。最初进场的人员租用的是当地村民的房子,没有施工专线用电,有时候停电就是一个多月,这在寒冷冬季温度接近零下的深山里,着实让人感到不怎么舒坦,有些同事一个月没洗澡,实在忍不住了,便坐车到几十公里外的县城,就为了洗个热水澡。后来,随着大部队的进场,项目部开山凿石,刷坡造地,短短两个月,在深山沟谷中,一个功能齐全、设施完善、整齐有序的彩钢板房驻地就建立起来了。再之后,工地上越来越多的新面孔出现,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汇聚而来,给工地上输入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

 


[邹程]

白天,头顶烈日在工地现场指挥;晚上,背对月光陪着夜班工人们干活——26岁的邹程负责芙蓉江特大桥主墩施工,在前期的桩基和承台施工中,他已连续奋战了十多个昼夜。不畏惧深孔、高空作业艰辛和危险的他对我说过,既然已经来了,总要学点东西才对得起这份艰苦。

凌晨6点过的夏日,天色微亮,晨雾弥漫在空旷的山谷中,给工地笼罩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和往常一样,起来洗漱的我又一次看到邹程满脸倦容、一身疲惫地从工地上走回来。“桩基浇筑完了,咋样,顺利不?”我像往常一样问道。“泵车后半夜又堵管了,还好顺利浇完,我去睡了,不吃早饭了。”他疲惫地回答我。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邹程就这样在深山里奔走穿梭着,他曾对我抱怨过:“一出工就是大半年回不了家,施工地点与世隔绝,即使出去也不知道去哪里,每天面对的都是机械、钢筋、混凝土,常常想家,对家人照顾得少之又少,曾经的朋友联系得也越来越少,学会了什么事情都往肚里咽,再慢慢地,也就这样了,习惯了工地上单身寂寞的生活。”

20多年单身的他一谈到终身大事时,无奈地叹了口气:“干我们这行谈恋爱是种奢望,想都不敢想,在项目上一干就是一年半载接触不到什么女孩。”深有体会的我在旁边也默默地叹了口气。

看到我一脸沮丧,邹程反而拍着我肩膀劝解我:“还好我们都年轻,有年轻的资本,多学习,多吃苦,多体验人生中的酸甜苦辣。在这一年中,我自己的专业知识、组织、协调、管理和应变能力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更积累了宝贵的工作经验,以后的工作中我会更加热情地迎接各项挑战,让自己在学习工作中进步、成熟起来,变得更加优秀、更加强大,我想,那时我会遇上属于我的真爱。” 

 


[谭蕴倪]

 一件蓝灰色的工装,24小时待命,这是24岁女孩谭蕴倪的每天生活日常,虽然干这行男友不好找,但这并不影响她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西部铁军”的决心,作为项目部最年轻的共产党员,她说:“如果我所做的工作能得到公司的认可,我就很开心了。”

谭蕴倪主要负责项目上经营、劳资和计量等工作以及相关资料录入。每当项目开工和结算时,便是她最忙的时候。当别的同龄女孩还在发愁上班穿什么、化什么妆的时候,谭蕴倪只需要穿上那件蓝灰色的工装便好,虽然没有亮丽的外表与色泽,但是她说:“穿着踏实,当然工地上也不用化妆,化了也不知道给谁看,倒省下一大笔化妆品钱。”

当别的同龄女孩走在灯红酒绿的街道上,逛着街,挑着心仪的服装,再美美的吃一顿晚餐,和男朋友看一场电影的时候,她却总是没日没夜地加着班,录不完的资料,干不完的计量。我曾经问她:“你不后悔吗?不委屈吗?你为啥会来这儿?”她说道:“在深山里不是身体上受苦,而是精神上必须耐得住寂寞,想逛街的时候,就在网上随便挑挑看看就好,作为共产党员,我更要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虽然有时加夜班,得不到理解,觉得也挺委屈的,挺希望被人疼,但是到这来我从不后悔,我学到了很多东西,只要项目能顺顺利利完工,没有白辛苦一趟就值得了。”

当问到她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的时候,她笑着答道:“现在要是能放我两天假,回趟家见一见爸妈就最开心了。”


[李响]

 他顶得住艰难与压力,也有自己的坚持,从遥远的东北奔赴到黔北,虽适应了生活和环境的变化,但他终究也熬不过对家的思念。25岁的李响主要负责现场测量、测绘工作,兢兢业业的他话很少,也从不曾在我们面前向生活和工作抱怨过什么,他只知道明天是要靠自己的双手来创造。

又是一个平凡忙碌的清晨,站在桥台正给工人安排一天工作的我,远远便看见对面山坡上一个背负着几斤重测量仪器的蹒跚身影,正手脚并用地往山坡上面爬着,这是要对昨天浇筑完的桥墩进行点位和高程的复测。全线哪里需要放样,哪里需要测绘,哪里就有这样的身影,正是他们的忠于职守,我们才能如期地把图纸上的桩基、桥台、墩柱等坐标与结构在现实世界里筑造出来。

记得以前我和测量队去现场测绘时,从一座桥到另一座桥,直线距离短短不到两公里的路程,我们却背着仪器走了整整一天,那时候施工便道还没有修起来,一路上不是上坡下坎便是峭壁、密林,很多时候我们要手脚并用地往上攀爬,也钻过玉米地,趟过山间小溪,很多地方都是无路可走。一天下来,我觉得自己不像是在搞施工,更像是野外特种部队,全身像散了架似的。

那个时候,我问李响:“响哥,你们天天这样不累吗?身体扛得住吗?”他笑着说道:“刚开始不适应,最初摔了一跤还休养了几天,我们上班就是在与身体对抗,身体在天天爬山上坡中锻炼好了,也就习惯了,比健身房管用多了。”

白天风吹日晒、翻山越岭过后,到了夜晚,他们终于也可以休息休息了,然而只是身体上的休息,他们还要在电脑上对一天测绘的数据进行录入以及图纸的审查、核对和准备明天的测绘工作,毕竟迎接他们的,又是满满一天的工作。


[张仕杰]

蓝灰色的工装在他汗流浃背的背脊上湿了又干、干了又湿,熬过最初的陌生与孤寂,他在这里得到了诚挚的友谊。25岁的张仕杰是一名普普通通的施工员,从负责料场、搅拌站的建设,到土石方工程,再到桩基施工,经历了几次工作岗位调整的他,都踏实认真地负责好所管辖的每一件事。

初来乍到,张仕杰对于施工和技术懂得并不多,周围陌生的环境以及陌生的人和事,让他的心里多了一丝怯意。“日复一日地指挥机械挖土、装车、记车数台班,一天下来,衣服上都是一层厚厚的尘土。晚上看着大家开心地在一起喝酒聊天,自己却仍然要守夜加班浇筑路面混凝土,心里多少会觉得苦闷和烦心。”他用平淡的语气描述刚来时的状态。

望着远处那一根根耸立在天地之间的墩柱,回忆的思绪带我走进了他的过往。“在我最寂寞、最无助、最要失去信心的时候,就是我在标尾负责桩基施工的时候,那时离项目部远了,离大家也都远了,便道还没有通到那里,上下班都是一个人走着1个多小时的山路,连一个能聊会儿天的伙伴也没有。如今也挺过来了,有时想想,觉得挺值得回忆的。”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追问他:“那段时间是什么支撑你挺过来的?”“是朋友,有时晚上下班烦闷的时候,便和工友喝点小酒,我们互相倾吐但却不敢贪杯,毕竟第二天一早还要上班。但是每天最开心的时候,便是下班后没事大家能在一起喝些酒,谈谈心,那时候,觉得一天的烦闷与辛苦都值了。我们天南地北有缘聚在这大山里面,为当地、为祖国搞建设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我一直觉得,我们在一起是在干一番大事,这不是很有趣吗?”他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说真的,来了一年多了,我学到了很多,也充实了自己的人生,我很感谢这个项目,让我认识你们,结识了一帮很棒的伙伴,以后无论何时何地,这都是我人生中最宝贵的一笔财富。”


[尹典 宋健 郭丽娜]

这是三名刚刚从青春校园里毕业,只会哼唱轻快单纯的民谣,但转眼便步入社会的五线谱里的大学生,他们初来时的活力和热情,那一张张阳光般还透着些许稚气的笑脸,给这枯燥的工地带来了丝丝活力与朝气。我很幸运地感受到:这里将是他们未来最好的修炼场所。

22岁的尹典是一名来自重庆的大学生,他开心地说道:“我很幸运自己选择了十九冶,而同样十九冶也选择了我。”

在谈到为什么选择来这里时,尹典说道:“我本来就是一名来自农村的孩子,不怕吃苦。初来之时,颠簸的山路摇醒了正在车里睡得迷糊的我,透过窗外朦胧的夜色,我知道,这是在一座深山里。经过一天的修整,我开始去接触、了解这个让我感到神秘而又好奇的地方。一个月以来,我逐渐融入了项目部这个温馨的大家庭,大家的热情和关怀让我感到不再害怕。这里的生活很枯燥,每天机械般重复着一样的轨迹,每天入夜后,也会偷偷想着城市里的生活,后来又想了想,虽然离开了城市里的喧嚣与繁华,但是这里独有的幽静与简单生活也不错,正好磨砺我刚刚踏入社会的白纸人生,我会慢慢成长起来,看看作为一个‘90后’,我最终会做到什么程度。我对自己充满了期望,同时也准备好了在这里起航。”

宋健今年才21岁,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初来乍到,什么都不会的我,感受最深的不是工地上热火朝天的施工气息,也不是想象中的汗如雨下、风沙扑面,而是一种家的温馨,让我有一种融入了大家庭的感觉。”谈到记忆最深刻的一件事,宋健表情严肃地娓娓道来,“记得今年729日那天,前一阵还是烈日炎炎的工地上突然刮起了狂风,晴朗的天际线瞬间被厚重低压的乌云所取代,眼见暴雨马上就要来了,还在进行桩基作业的工人们并不知道孔外的天气变化,我们的示警也淹没在狂风和孔内嘈杂的机械声中,断电接踵而至,场面开始显得有些混乱。现场被狂风吹得一片狼藉,渣桶高高地悬挂在20多米孔深下工人们的头顶上,此时孔里面已经一片漆黑,孔底的空气流通也不容乐观,为了防止现场情况继续恶化或者出现意外变动,我们首先稳住了工人们的情绪,设法在现有的情况下实施救援。我们将绳索爬梯和头灯下放到孔底,让孔底的工人用绳索爬梯配合着安全绳进行合理的自救,岸上的人们也随时关注着天气的变化和周围是否有塌方等危险情况发生。当工人们都从孔底爬出来时,我的心里也松了一块重重的石头,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事后,我们也进行了反思和施工工艺改进,对工人们也重新进行了安全教育,安全无小事,人命大于天,没有安全的进度我们坚决不要。”

22岁的郭丽娜是一个美丽活泼的女孩,她笑着说:“刚毕业的时候,心中对外面的世界充满着好奇,有很多憧憬和向往,想象着未来的工作、未来接触的人和事,却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来到这大山里。初来之时,车子一路上颠簸了一天,到达时天已经黑了,看着眼前静谧的村庄,稀稀落落的灯光,我知道,我即将要在这里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

第一次在这样的环境下生活,自然是不习惯的,山里的生活条件比想象中艰苦,这里的通讯和交通都不方便,打电话也没有稳定的信号,蚊子也很多,刚来不久,郭丽娜的脚上腿上几乎全部都是蚊子留下的“吻痕”。尽管做好了吃苦的准备,但这里的环境还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每天早上六点半就要起床,然后洗漱吃饭,开始一天的工作,有时还会工作到很晚。这里不比朝九晚五的城市生活,更别说有周末和节假日,在工地上一待就是一年,365天都在上班,很多事情已经超出了她的生活经验。她解释说:“大山里不能像城里那样方便,想吃什么、买什么随时随地都可以去,我们只有在项目部有车出去的时候,才可以跟着出去,所以每次出去的时候我们都会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来,用上一阵。城里的生活丰富多彩,而这里与家人分隔两地,更多的是单调和孤寂。当家人问起,那样艰苦的环境你能坚持下去吗,我会说,已经习惯了。”在郭丽娜看来,虽然这里没有丰富的夜生活,没有繁华的夜景,但有绿水青山,有广袤的星空,有纯净的大山和淳朴的村民。每天早上醒来都会听见窗外清脆的鸟鸣,每当抬起头,就可以看见蔚蓝的天空伴着朵朵白云,这是喧嚣的城市所没有的,虽然条件很艰苦,但却可以得到一份内心的宁静。

 

[郑霄]

我是一个快要过气的“90后”,毕业两年了,两年的工地生活,两年的辗转奔波,看到、听到、学到了很多,也舍弃了很多。现实生活像大海,冷冷拍下了我们初来时的放荡与不羁,却也推着我们驶向成熟的彼岸。在这里,我知道了什么是使命与责任,也懂得了什么是担当与忍耐。

201511月,随着第一队人员的到来,我们揭开了深山里这块处女地神秘的面纱,两岸峭壁上青翠的树林和碧色的芙蓉江畔似乎在向我们诉说着这深山里往昔的岁月。随着大部队的进场,我慢慢地见证着这里所有的变化,犹如看见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在自己眼皮底下一点一点地长大。项目大临的建成,我们有了水、电,有了专线有了网络,这着实让苦熬了几个月的员工们兴奋了好几天。三站建设的陆续跟进,施工便道与钢便桥的同步施工,让我们的工程逐渐有了血液与生命的注入。终于,我们进入了正题——主体施工,桩基施工队伍开始成批成批陆续进来,每晚听着山上冲击钻有节奏的咚咚声,我想,我们的根终于要牢牢扎进这片青山绿水之中了。再后来,桥梁下部构造开始进入全面施工,看着那一根根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的擎天柱,巍峨屹立在这天地之间,是一件多么令人自豪的事!它们见证了一代人的青春与奋斗,也见证了一代人的使命与责任。

初来之际,我肩负着综合办公室的日常事务,之后到现场管理一座大桥的桩基施工,再之后,就负责预制梁场和隧道的施工管理。将近两年的工地生活,每天上山下山,每晚在办公室对着电脑忙碌,早已习惯了枯燥与内心的孤寂。记得刚来时领导笑着问我:“你来这里习惯吗?如果习惯不了还是不要跟着来了。”“不习惯也要习惯!”我一脸不服地答道。后来,我知道这个回答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工地上,我很幸运结识了一帮好友,也很幸运结识了自以为命中注定的她,因为她的出现,让我知道再苦再累都不算什么。“心若向阳,何惧风雨”,最幸福最开心的事便是每晚能打一通电话给她,逐渐的,随着感情的升温,她成了我世界的中心,心中有了港湾和依托,便觉得做什么都是开心快乐的。后来,因为我的工作性质与环境,我给不了陪伴,给不了她一份安全感与信赖,在她身边所有人都不看好、都反对下,最终她哭着挂断了电话,我们之间的爱情不了了之。那段时间也是我最难熬的时候,找不到人也不愿倾诉,父母一通问候的电话,自己也只能笑着说一切都好,挂了电话却躲在角落里偷偷抹掉眼角的泪光。有些事,打碎了牙只能往肚里咽,有些事,只有靠自己独自抗过来。虽然失去了爱情,没有城里的对酒当歌,没有亲朋好友的倾诉,不能陪伴在父母身边尽孝心,但是我却知道自己在不断地成长,专业知识领域上、施工管理与技术上我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对自身的综合修炼也在不断地提高。毕竟,上天关上一扇门,总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在未来的时间里,我将更加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与提升自己的修炼上,既来之,则安之;既来之,不悔之。

打印 关闭
分享到: